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靈壽在線黃頁隆重招商中

主題: 5歲男孩遭大狗瘋狂撕咬,渾身上下沒一處好的!狗主:醫生小題大作

  • 辰濡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251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6/17 9:13:38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靈壽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來源:寧波晚報微信公眾號

渾身上下二三十處傷口,失血超過1/3,血色素只有正常值的一半,頸部腫得厲害,下肢或功能永久受損……在寧波市婦兒醫院PICU病房,5歲男孩焱焱(化名)的傷勢讓人揪心。

把焱焱傷成這樣的是一條大狗。記者從幾名當事人處了解到事發經過。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唐女士身上大片兒子的血跡

大狗突然發狂咬起孩子

焱焱出生于2014年1月,原籍陜西。半年前隨媽媽唐女士來到寧波。媽媽在寧海縣后溪村一家配件廠上班,焱焱則在附近上學,母子倆相依為命。

唐女士晚上要上班,焱焱有時不愿在工廠里等媽媽,就到附近的小公園里玩一小會。14晚上7點左右,焱焱向往常一樣在公園里玩耍,不知怎么一條大狗發了狂,沒命地撕咬他。據目擊者描述,咬人的狗是一條黃色母狗,約50厘米高,40多斤重,比當地的土狗要大上一圈。

這狗是跟著一個年輕女孩過來的,女孩也沒管它,狗在公園里和其他兩條狗打了起來。打著打著,一回頭,就撕咬起不遠處的焱焱來。

58歲的李師傅當時也在公園里,抄起木棍打跑惡狗,救下了焱焱。李師傅告訴記者,當時他正在公園里陪外孫女玩。一聽說有狗咬孩子,便把外孫女交給旁人看管,自己從附近找了一根棍子去打狗。

“我過去的時候,狗正好松了嘴,嘴邊全是血,孩子倒在旁邊,周圍有人大聲在呵斥,但狗就是不走,反而張開大嘴又咬了下去,還要把孩子往草叢里拖。我給了狗一棍子,狗叫了一聲跑了,我就去追狗了。”李師傅說,當時也顧不上害怕,更多的是憤怒,畢竟,附近的好幾個孩子包括自己的外孫女,都經常在這個公園里玩,有這樣一條惡狗在,孩子們都很危險啊。

李師傅追狗追到一處田地邊,狗不見了,他也就折回了。事后聽人說,那個孩子被咬得很慘,“這畜牧咬了人還不松口,頭甩來甩去,把人從東拖到西,從西拖到東,別說孩子,大人也經不起啊,罪過啊。”

身上二三十處傷口

除肚子沒一塊好肉

15日上午,在市婦兒醫院PICU門口,記者見到了唐女士。她眼睛都哭腫了,白色上衣上有大片的血跡,那都是焱焱的血。

唐女士告訴記者,事發后孩子被抱到廠里,當時的情形她終身難忘,孩子身上有二三十處傷口,除了肚子沒一塊好肉,頸部、后腦勺和大腿傷得最重,大腿摸上去的空了,肉好像不見了,由于失血過多,孩子臉色煞白,氣息微弱。

大家先是將他送到附近的寧海縣中醫院。入院時血壓僅80/60mmHg,心率超過200,人幾乎休克。接診醫生何康立刻開辟了綠色通道。

“醫生說被狗咬了傷口不能縫針,最好暴露,但他渾身上下幾十個傷口,不縫,血就流個不停,只好縫。”唐女士說,事態緊急,孩子縫針時都沒打麻藥,先是哭得撕心裂肺,到最后哭都哭不出來了,一直在說媽媽我要死了。

半小時后,血壓上升到120/87mmHg,心率在130至168之間。一行人又將焱焱送到當地防疫站打了狂犬疫苗,然后送至寧波市華慈醫院打狂犬免疫球蛋白。

救護車上,又發生讓人心碎的一幕,唐女士哭得不能自己,焱焱拍拍她,輕輕地安慰她:“媽媽你別哭了。”

登錄查看大圖
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唐女士身上大片兒子的血跡

目前仍氣管插管

后續還要多次手術

在華慈醫院,接診的陳福鳳醫生也被焱焱的傷勢嚇了一跳:“從醫快20年,這么小的孩子,這么重的傷,也沒碰到過幾例啊。”

陳醫生表示,被貓狗等動物嚴重咬傷的人一定要同時注射狂犬免疫球蛋白,它可以直接與狂犬病毒結合,達到預防作用。而狂犬疫苗是注射通刺激,使機體自身產生狂犬病毒抗體,產生的抗體再與狂犬病毒結合,達預防狂犬病作用。

狂犬免疫球蛋白是根據體重來決定用量的。焱焱38斤的體重用量僅有4毫升,每個傷口附近都要注射一些。不夠用怎么辦?陳醫生不得不加入一些生理鹽水,將藥物稀釋以達到“加量”的目的,完成所有傷口的注射。

半個多小時后,狂犬免疫球蛋白注射結束。焱焱被送到寧波市婦兒醫院。由于頸部軟組織損傷形成腫脹,壓迫氣道,醫生將他的氣管切開后插管。同時進行一系列的抗感染、補液、鎮靜治療。另外由于血色素只有正常值的一半,出血又沒有完全止住,入院12小時,焱焱已經輸了兩次血。

PICU一位陳醫生表示,最好的情況是一周后拔管。但動物咬傷往往會引起炎癥,病情極易反復,不排除十天半月都拔不了管的可能。

氣管插管是出于“保命”的需要,但同時也埋下隱患。參與會診的外一科一位龔醫生表示,焱焱雙下肢的傷非常嚴重,許多重要的肌腱、血管、神經都被狗的牙齒扯斷了。尤其是肌腱,它本來像拉緊的橡皮筋,斷了就縮到兩頭去了。第一時間手術,醫生能把“橡皮筋”拉回來,接起來,時間拖得越久,越可能發生“橡皮筋”找不回、拉不出、接不上的現象。這對于功能的影響是巨大的。

“理論上來說,這種修復手術是越早做越好,但現在這個孩子沒有手術的條件,只能等到生命體征穩定下來,感染控制住,氣管拔管后才能手術。時間越久,對后續恢復越不利。”龔醫生的心情也頗為沉重。

這狗有兩個“主人”

一人態度惡劣

自家狗咬了人,狗主態度又如何呢?

記者從一些知情人處了解到,這條狗的情況有些復雜。當天跟狗一起的年輕女孩并非狗真正的主人,而是狗主朋友的女兒。

狗主姓孫,50多歲,是當地人。之前因為犯事“進去”了,在獄中托朋友照顧自己的狗。這個朋友姓石,40多歲,礙于情面幫忙喂了5個多月的狗。

半年前,孫某出來了,但也沒有好好管狗。狗由于跟石某熟了,也將石某視作了自己的主人,經常自己遛自己,兩頭跑。

15日下午,記者聯系上石某,對方表示,發生這樣的事他也實在是不想,“一聽說狗咬人,我還以為我女兒被狗咬了呢,后來才知道是一個才5歲的孩子被咬了。我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,心里也很難受啊。”石某說,自己一夜未眠,飯也吃不下,一直惦記著受傷的孩子。

事發當晚,孫某、石某也都來到了市婦兒醫院。石某將身上的2000元錢交給了醫院,表示后續會盡力籌錢,至于能籌到多少,他心里沒底:“我老婆有病,常年吃藥,干不了活,我原來是開車的,現在也沒工作了,沒有收入,我只能找別人去借了。”

孫某的態度就不同了。在寧海當地醫院,他罵醫生,你們干什么吃的,這都看不好。在市婦兒醫院,他又罵醫生,小題大作。罵完醫生他還罵唐女士,哭什么哭,小孩能有什么事?

石某看不慣孫某的態度,但也無可奈何。他表示,自己雖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狗主,但也和這事脫不了干系,他會盡量承擔自己該承擔的責任,“哪怕抓我去做牢,我也認了。”

據了解,狗是孫某幾年前花3000元買的,是一種斗狗,沒有辦證,平時出門也基本不牽繩。事發后,有人說狗被孫某藏起來了,也有人說狗被孫某打死了。

'''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2019年12月19日码报